<dl id='8xjz1'></dl>
<ins id='8xjz1'></ins>

    1. <i id='8xjz1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8xjz1'><strong id='8xjz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8xjz1'><em id='8xjz1'></em><td id='8xjz1'><div id='8xjz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xjz1'><big id='8xjz1'><big id='8xjz1'></big><legend id='8xjz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8xjz1'><div id='8xjz1'><ins id='8xjz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8xjz1'></span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8xjz1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tr id='8xjz1'><strong id='8xjz1'></strong><small id='8xjz1'></small><button id='8xjz1'></button><li id='8xjz1'><noscript id='8xjz1'><big id='8xjz1'></big><dt id='8xjz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xjz1'><table id='8xjz1'><blockquote id='8xjz1'><tbody id='8xjz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xjz1'></u><kbd id='8xjz1'><kbd id='8xjz1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蛤蟆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国产黄页不收费_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

              三十多年前,父母因為工作的關系,把我寄養在老傢的外公外婆那裡。那年頭沒什麼娛樂,孩子一到暑假就到處瘋玩。好在當時連自行車都少見,更不要說汽車瞭,所以沒什麼風險。那一年我剛上一年級,又不願睡午覺,所以每到中午就出去亂跑。

              江南的小鎮仍然保留著六七十年前,甚至一百多年前的樣子。鎮子一般都很小,五六千人口就算是個大鎮,往往離主街幾百米遠便都是田畈瞭。與外婆傢隔著一座橋,是同班同學戚建華傢。他們傢是個獨門獨戶的宅院,還有個院子,江南一帶叫天井。因為院子小,墻卻高,從裡面往上看,往往隻能看到四四方方一片天,活像是在井底。不過戚建華傢的天井卻不算小,回想起來大概有一百多平米,種瞭不少桑樹,因為戚建華的媽媽和奶奶每年都要養蠶。戚建華跟我同班,住得又近,所以一到暑假就天天在一起玩。外婆傢就我一個小孩,戚建華傢孩子雖多,他還有一個哥哥跟一個姐姐,不過哥哥上高中瞭,姐姐已經高中畢業,在絲廠做事,所以他在傢裡也沒人一塊兒玩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一九七七年的夏天。放暑假頭一天,吃完午飯我就跑到瞭戚建華傢去。本想在他傢院子裡玩,可他說還是出去,因為他姐姐生瞭病,正在傢靜養,何況現在是睡午覺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戚建華傢的北邊是一大片桑田。夏天的時候,桑葉長得極為茂盛,桑椹也結得多。我們玩累瞭,就各自揀瞭株大桑樹,睡在一個大枝丫上摘桑椹吃。因為有點累,所以想先打個盹,再想想有什麼好玩的。大概是在下午一點鐘左右,我正想提議再往北邊的水田裡捉青蛙去,戚建華突然說:“有人來瞭,”

              小孩子摘桑椹吃根本不算什麼,不過對於農人來說,孩子把桑葉糟踐瞭更讓他們心疼,所以被農人看到我們摘桑椹吃多半會被罵。好在我們是在桑田中間,桑葉把人都遮得嚴嚴實實,又是坐在桑樹上,我們可以看到外面,可從外面卻看不進來。所以也沒害怕。現在不是摘桑葉的時候,那人過來多半隻是察看一眼而已,很快就會走的,隻要不吱聲,就不會挨罵。我們都是這樣想的,所以盡管有點小聲音外面那人也聽不到,但我們還是連大氣都不敢出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人走近瞭。從桑葉的縫隙聞看出去,我們看見那是個叫化子,我松瞭口氣,正想說沒事,戚建華突然極小聲地說:“別說話!”

              那個叫化子站在戚建華傢院子的圍墻外,向四周看瞭看。這副模樣實在很古怪,我也有點奇怪。難道這叫化子是想翻到戚建華傢去偷東西?可是這叫化子看瞭看四周,卻並沒有翻墻,隻是沿著圍墻開始走。不過,他走路的姿勢非常奇怪,一腳踏上一步,另一腳拖上來,就像是個瘸子。可是這叫化子剛才走過來時,分明不是跛腿,他像是在跳一種詭異的舞,隻是不太好看。

              他到底在幹什麼?我們都覺得奇怪,同時又感到有些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叫化子走瞭幾步,停在瞭一棵樹下。這是棵楝樹,正結瞭許多圓圓的楝樹子。他彎下腰,在樹根處挖瞭一下,這才轉身走瞭。等到不見瞭那個叫化子的人影,我們才走出來。走到楝樹下,那個叫化子把泥土捋平瞭,不註意根本看不出痕跡。我們在那裡挖瞭挖,發現地下埋瞭一顆楝樹子。

              隻不過,這顆楝樹子是粉紅色的,而且硬得跟石頭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楝樹子老瞭後會變成黑色,但從來沒見過有紅色的。這件事透著詭異,我們把這顆紅色的楝樹子砸碎後,卻發現裡面的核竟然是一個軟軟的黑色水泡,有一根細細的小尾巴,似乎還會動,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東西,而且腥氣非常重,後來這地方好幾天都有蒼蠅爬著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再去找戚建華玩,他傢裡請瞭個鄉間的老中醫正在給他姐姐看病,戚建華跟我說,他姐姐前幾天一直昏迷不醒,昨天晚上突然清醒過來,大大地嘔瞭一陣,人精神多瞭。他說起來時臉色還有點發白,我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,一開始他不肯說,後來才說,他姐姐嘔出來的竟是許多和那顆楝樹子裡的核樣子差不多的東西,軟趴趴的一坨,也一樣會動。

              那老中醫也說不出這到底是什麼病,好在戚建華的姐姐嘔吐後就漸漸好起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又過瞭幾天,突然傳戚建華姐姐那個廠裡有個男青工死在瞭一個橋洞下,死狀非常怪。雖然覺得害怕,但我和戚建華因為好奇也跑去看。好在小鎮夠小,我們跑去時屍首剛被撈起來,擱在橋邊,身上蓋瞭一張破席,周圍圍瞭很多看熱鬧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聽說那個男青工傢境不錯,還跟戚建華的姐姐談過對象,不過已經吹瞭,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事而自殺。我和戚建華從未見過死人,心癢癢地想看,又怕。這時有人突然叫著說席子動瞭,我們看去,果然發現這破席子下有東西在動。有個膽大的找瞭根長樹枝挑起席子的一角,露出死人的一條手臂,結果看的人有一半都吐瞭起來。這條手臂蒼白得毫無血色,而上面就跟蜂窩一樣盡是一個個小洞,每個小洞裡都有一隻小小的蛤蟆,而且都是活的。後來聽說這人身上全是這樣,當時看瞭手臂沒吐的那些人,其實先前都已經吐過瞭。我和戚建華都想起瞭那個叫化子,但因為害怕,所以一直都沒和別人說。

              再次說起這件事,是十幾年過去,我離開那個小鎮上大學後,跟寢室裡的同學夜談時瞭,隻是沒說紅色楝樹子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那同學是湘西人,他一聽就說,這是他們那邊故老相傳的赤血蠱。赤血蠱又叫五毒蠱,人中瞭蠱,血液裡就會生出蛤蟆、蜈蚣、蠍子、蛇、蜘蛛這五毒。如果不得解救,開始身上奇癢無比,然後身上會起一個個包,最後五毒就會咬破皮膚鉆出來,讓人死得慘不忍睹。不過下蠱是極秘密的事,一旦被人看破,所下的蠱就要反噬主人。這件事分明是那個死者找人來給戚建華的姐姐下瞭蠱,但法術不知被什麼高人所破,結果作法自斃。

              我聽瞭後心有餘悸,也不敢再提瞭。

              現在與戚建華一傢失去聯系已經幾十年,不知他們傢後來怎麼樣,會不會遭那術士報復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脫下我的皮

            死亡的顏色  “好美!”夏蘇蘇一邊把一滴油彩滴到盤子中已經開始開始變換色彩的牛奶裡,一邊感嘆說。  新的油彩一化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路遇野鬼

            小娟加班到深夜,拖著疲憊不堪身體往傢裡走的時候,忽然發現自己好像被跟蹤瞭一樣,回頭一看嚇壞瞭,一個飄飄呼呼的東西在遊蕩著,好像沒有腳一樣。天啊,這是什麼東西?小娟臉都白瞭,著急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女神的心思

            最近,李衛東喜歡上瞭女神小花。為瞭贏得小花的芳心,小花生日這天,他約小花去瞭遊樂園。到瞭遊樂園,小花非但不高興,反而滿腹怒氣地說:“你能不能成熟一點兒,遊樂園是小孩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繼父送我的洋娃娃

            我爸爸在我小學2年級時便意外去世瞭,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我和媽媽相依為命。爸爸不在的這些年來媽媽一直含辛茹苦把我養大,所以我便努力學習,考試常常名列前茅。有天,我考獲全校第一名回傢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東方之星遊輪之禍

            貝拉和妻子安妮是一對幸福的新婚夫妻,新婚蜜月他們商議怎麼過。安妮一直很羨慕有錢人的生活,想趁著蜜月好好享受一番。安妮躺在丈夫的懷裡撒嬌說:“親愛的貝拉,你知道有一艘

            2020-05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