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pwcc'></fieldset>

  • <i id='pwcc'><div id='pwcc'><ins id='pwcc'></ins></div></i>
  • <span id='pwcc'></span>
    <dl id='pwcc'></dl>
      <i id='pwcc'></i>

      <code id='pwcc'><strong id='pwc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pwcc'><strong id='pwcc'></strong><small id='pwcc'></small><button id='pwcc'></button><li id='pwcc'><noscript id='pwcc'><big id='pwcc'></big><dt id='pwc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wcc'><table id='pwcc'><blockquote id='pwcc'><tbody id='pwc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wcc'></u><kbd id='pwcc'><kbd id='pwcc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wcc'><em id='pwcc'></em><td id='pwcc'><div id='pwc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wcc'><big id='pwcc'><big id='pwcc'></big><legend id='pwc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ns id='pwcc'></ins>

            喬光還陽記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国产黄页不收费_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

              喬光是一個腰纏數百億的大老板,這天晚上,他從酒店出來,還沒上車,稀裡嘩啦地就給人鎖住瞭。他先是一驚,也忽然想到,被人綁瞭,便大喊起來,因為他旁邊有好多人,還有保安,甚至還有穿警服的人。然而,不管他怎麼喊,那些人好像都聽不見。喬光一看呼喊沒用,也掙不脫,怎麼辦?馬上轉舵,好漢不吃眼前虧,於是臉上堆起笑容說,倆兄弟手頭緊啊,說個數,我給!他連說瞭3遍,鎖他的人也沒接茬兒,也像沒聽見,還徑直地把他拉進瞭一個大而破舊的屋子。

              他平時出入的都是豪華賓館、五星級酒店,這什麼破地方,是人來的地方嗎,他剛要對兩個拉著他的人發問,忽然看到前面的墻壁上“閻羅殿”仨字的匾額,頓時嚇傻瞭。倆鎖他的人其實是閻羅殿的捕快,牛頭馬面。喬光又看見閻羅王坐在大案後面,一點都沒聽說的那麼兇剎,就是個胡子拉碴的幹巴老頭兒,頓時就沒瞭懼色。他明白瞭,這老閆過的不好,也想跟他要點。既是這般,還有什麼可害怕的,有錢能使鬼推磨,地上如此地下也是如此,隻要有錢,就沒有擺不平的事。於是便梗起脖子質問閻羅王:老閆,你弄我這兒來幹嘛,你說,要多少,打個電話,發個短信就成,我給你打卡上不就完瞭嗎?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一聽笑瞭笑,沒有開口。

              喬光又說,你看看你這閻羅殿,都破舊成這個樣子,還像個公辦的地方嗎,再看看你這身穿戴,還像個爺嗎。這樣吧,我出資給修修這閻羅殿,再送你套好房子,送你輛車子,送你身好行頭,讓你活得像個爺,怎麼樣?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這才說,喬光啊,你以為這是你們陽世啊,這是陰間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陰間怎麼瞭‘有錢能讓鬼推磨’不就是從你們陰間來的嗎?老閆啊,你太僵化瞭,那邊的人誰像你這樣,坐著金椅子,拿著金飯碗,過得像個乞丐,我都覺得你可憐。這樣吧,你就甭管瞭,我出資給你蓋座新殿,怎麼樣?”閻羅王剛一開口,喬光又牛氣轟轟地搶過來說瞭一套。閻羅王一聽這不知死活的東西,來到閻羅殿瞭還這麼牛屄,就又說,喬光啊,我告訴你,本王概不受賄。喬光聽瞭很不理解,一時語塞,可是看到他旁邊站著的牛頭馬面,又有話瞭,便指著他們說:“老閆,有你怎麼當爺的嗎?看看他們,破衣爛衫,面黃肌瘦,你不覺得太委屈瞭他們嗎,啊?”他這話一說,牛頭馬面就你看我我看你,還真一臉的委屈相兒。閻羅王沒想到,這東西連鬼心都能蠱惑,便大聲說:“我這裡上上下下都不貪錢財!”這話讓喬光一激靈,可跟著就疑惑地問:“那你們弄我來幹什麼?”閻羅王哼瞭一聲說:“幹什麼,你害人太多瞭!”“什麼?我害人太多瞭,我害誰瞭,我誰都沒害,好多人還都沾瞭我的光,花瞭我的錢。別說像那些能給我辦瞭事的,就說我公司那幾萬幹活的,我一月給他們發好幾千!”喬光振振有詞地說,好像他是一個救世主。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又一聽,嘿,到這兒他還把胡言當風范,把惡行當天理,更生氣瞭,不願再聽他的一派胡言瞭,更怕他再蠱惑小鬼兒們,就叫牛頭馬面封瞭他的口。喬光一聽大嚷道:“憑什麼封我嘴,憑什麼不讓我說話!”閻羅王那還聽他這個,就叫牛頭馬面封住瞭他的嘴,之後才又說,給你留著嘴,你就是胡攪,我沒工夫給你打嘴仗。告訴你,我這裡是陰曹地府,不會給誰編造,也不會隱瞞。還有,你做的那些事,你自己知道,我也知道,你說你沒害人,你前期挖山開礦,弄到瞭幾百個億,可你把那一帶的山、水、地、氣全都污染的不成樣子瞭,弄得陽間不陽,昏昏暗暗,明水不明,又黑又臭。喬光聽瞭,立刻瞪大瞭眼睛,想說嘴被封著,說不出來,可鼻孔裡“吼吼”的!還想跳,給牛頭馬面按住瞭。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早知道他說的什麼,就替他說,你說你現在轉產瞭防污染的產品是吧?喬光一聽點頭“嗯嗯”瞭兩聲。閻羅王哼瞭一聲又說,你是一看礦山挖完瞭,弄不到錢瞭,你就轉而做什麼防污染產品,你做的那些根本防不瞭污染,你自己都不用,可你大價錢賣給別人,還是為錢害人。你用兩頭害人的辦法兩頭弄錢,你這種害人的惡劣行為,我查瞭陽世幾千年的歷程,都沒有過。還有你公司那些幹活的,掙的錢連媳婦都娶不起,娶瞭媳婦的孩子都不敢生,養不起!還有,你給他們那錢,今天是一張,到明天就隻能買半張的東西。你不光害苦瞭陽世,連我這陰間也害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喬光聽到這裡,又掙紮著鼻孔發聲。閻羅王知道他不認賬,就又說,你知道嗎,你污染的魚活不成瞭,鳥活不成瞭,獸活不成瞭,畜活不成瞭,禽活不成瞭,可它們在我這裡都是一條命,大批量地提前回來瞭。還有像你一樣,陽世間最高規格的生靈——人!也給你制造的污染物弄的活不到年限,提前回來瞭,把我這兒的秩序弄得一片混亂很不安定!還有,我這裡安排到人間去的傳世之人,因為他們的父母結不起婚,養不起孩子,不生瞭,都滯留在我這裡,弄得他們老發邪火,老跟我鬧!

              話到這兒,閻羅王冷笑瞭笑,一轉話鋒又說,都說我們鬼惡,哼,我們鬼就是對你這種惡人不講情面。你這種人呢,是害人,害無辜的人,害無辜的生靈!害萬物蒼生!!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越說越氣,無法容忍瞭,忽地站起來,指著喬光說:“你造的孽太大瞭,陽世容你,而我不容你!來呀,把他打入18地獄,讓他永世不得轉世!!!”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的喊聲一落,牛頭馬面就抓住瞭喬光,喬光沒再掙紮,卻淚如泉湧,似有話要說。閻羅王看到瞭,忽然動瞭惻隱之心,說,慢,讓他把最後的話說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牛頭馬面放開他,並扯去他的封口貼。喬光便痛心地說,閻王爺,你確實沒說假話,我也知道,我為瞭弄錢,做瞭許多壞事,害瞭人,害瞭生靈,我是該下地獄,隻是我心不甘啊。閻羅王聽他這麼說,皺起眉頭說,你還心不甘,你還想接著害人啊?喬光搖頭說,不,我是說,假如我再回去,要把屬於別人的還給別人,把攫取的環境錢再還回環境,可是我被下瞭地獄再也做不瞭。閻羅王聽瞭,忽然想到,給他下瞭地獄的貪婪狂,不計其數,可是並沒有止住陽世的貪婪之人,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,就對喬光說,如果我讓你再回陽世,你想怎麼做?喬光聽瞭說,我要把我手裡的錢財,還給創造它的主人,我會無償投入環境治理,我會教育我的後人不能用害人的手段弄錢,我還要告訴像我一樣的人,不能為一傢害大傢,不能為一人害眾人。

              閻羅王聽後喊瞭聲“好!”讓牛頭馬面把他送回瞭陽世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須眉女

               我和表弟在蘇州的時候,住宿於老城區的一傢百年旅館中。雖然設施陳舊,距離繁華都市又遙遠。但是旅館的住宿費用很便宜,所以吸引瞭不少來蘇州旅遊的年

            2020-05-25

            停屍間裡的歌聲

            醫院停屍間裡有歌聲!?那是因為一個女人在裡面,女人為什麼會在裡面?那是因為一個女人在裡面,女人為什麼會在裡面?那是因為她已經……夜已經很深瞭,今天是

            2020-05-25

            五鬼運財

            “唉!這個月的工資又不夠花!”唐東野看著自己的工資單,無奈地搖瞭搖頭。“怎麼瞭,哥們?”同事耿華問道,“你被老板扣瞭

            2020-05-25

            我愛美麗的臉

            我是一名美容師,擁有全市最大的一傢美容院,所以我可以不必再給人做美容,隻坐著收錢就好瞭。那一天傍晚下著蒙蒙細雨,夕陽悄然落下,黑雲壓抑著整個城市,我無聊地坐在收銀臺裡,玩著一種

            2020-05-25

            包裹

            最近,我收到瞭一個奇怪的包裹。 htm就在星期一的早上,我像往常一樣打開大門要拿當天的早報時,發現一個方形的小紙箱孤零零地放在早報上,讓我想不註意都不行。 

            2020-05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