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d8rb1'><strong id='d8rb1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i id='d8rb1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d8rb1'></fieldset>
    <dl id='d8rb1'></dl>

    <span id='d8rb1'></span>
  • <tr id='d8rb1'><strong id='d8rb1'></strong><small id='d8rb1'></small><button id='d8rb1'></button><li id='d8rb1'><noscript id='d8rb1'><big id='d8rb1'></big><dt id='d8rb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8rb1'><table id='d8rb1'><blockquote id='d8rb1'><tbody id='d8rb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8rb1'></u><kbd id='d8rb1'><kbd id='d8rb1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d8rb1'><em id='d8rb1'></em><td id='d8rb1'><div id='d8rb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8rb1'><big id='d8rb1'><big id='d8rb1'></big><legend id='d8rb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ns id='d8rb1'></ins>

          1. <i id='d8rb1'><div id='d8rb1'><ins id='d8rb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筒生共死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国产黄页不收费_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

            來歷不明的禮物
                漂亮的女孩在過生日的時候總會收到各種各樣的驚喜。今天,是章冰的生日,在眾多的禮物之中她發現瞭一個沒有署名的精致盒子,裡面有一隻淡紫色的筆筒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真漂亮,是誰送的呢?”章冰興奮地帶著筆筒回到瞭宿舍,把筆筒放在瞭書桌最醒目的位置上。左看右看,章冰又在其中插瞭幾支筆。
                筆放進去的時候,淡紫色的光更加耀眼瞭。這個時候,同宿舍的雷夢回來瞭。雷夢和往常一樣,低著頭,不愛說話。她是個留級生,似乎總是有點心理陰影,但章冰不介意,她興奮地把筆筒給雷夢看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啊!”雷夢的喉嚨裡突然發出瞭淒厲的慘叫聲,捂著臉沖出去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是怎麼回事啊……”這個時候,從床上探出瞭一張睡意朦朧的臉。原來宿舍裡還有一個人,是李曉詩。她有個怪毛病——她說話的聲音非常難聽,不僅僅是沙啞,還像嗚咽。因此李曉詩不願意出門,她總是趴在床上睡覺。此時,李曉詩用朦朧的眼睛看瞭看漂亮的筆筒,聲音沙啞著說:“雷夢有病吧?一個筆筒而己,大驚小怪!”
                章冰聳瞭聳肩膀,然後坐下來寫點東西。她從筆筒裡抽出瞭一支筆,放在嘴裡咬瞭一下,這是章冰經常性的動作。然後章冰寫道:“今天……”章冰停住瞭——這明明是一支藍色的圓珠筆,為什麼寫出來的字是紅色的?章冰又從筆筒裡抽出一支筆,再寫,還是紅色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又一支筆,依舊是紅色的。血紅血紅的字佈滿瞭雪白的信箋。正在章冰疑惑不解的時候,宿舍的門開瞭,性格最風風火火的段霓雪沖瞭進來。段霓雪一眼就看到瞭章冰桌面上的筆筒,她沖過去一把拿起來說:“喲!真漂亮!”但段霓雪的臉色馬上由驚喜變成驚恐,她手一松,筆筒落在瞭地上,變成瞭一堆碎片。最詭異的是,筆筒碎開之後,有絲絲的血從其中滲出來,泛出一股令人惡心的血腥味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剛剛……我在筆筒裡看到瞭一隻眼睛……”段霓雪顫抖著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 李曉詩也從被子裡爬出來瞭。三個女生呆呆地看著這個詭異的筆筒,她們認為:這筆筒一定有問題!可是到底有什麼問題呢?還是平時沉穩的李曉詩出瞭個主意:“章冰,你還記得剛剛雷夢的表現吧?她既然嚇成那個樣子,說明她肯定是知道一些關於筆筒的事情。我們應當去問問雷夢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沒錯!”段霓雪很贊成李曉詩的話,“而且雷夢是個留級生,她知道的事情一定比我們多。”說做就做,當即,三個女生手拉著手去找雷夢。
                在她們身後,那浸在血裡的筆筒碎片像有瞭生命一樣,緩緩地移動著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 冤魂往事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就知道你們會來找我的,得瞭這個筆筒的人,一定會出事。”當三個女生找到雷夢的時候,雷夢開門見山地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 其中果然有故事!章冰急忙央求著雷夢把關於筆筒的事情告訴她。
                雷夢嘆瞭一口氣說:“那是兩年前的事情瞭,那個時候我還沒有留級,和院花住在一個宿舍裡。這個筆筒呢,就是院花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於是雷夢講起瞭過往的故事:
                院花,往往是學院裡最不受女生歡迎的人,因為她太漂亮瞭,女生的妒忌心理又是那麼的可怕。雷夢同宿舍的這位院花不僅相貌美,而且心機重,她搶瞭宿舍裡另外一個女生的男朋友。那個女生起初向院花苦苦哀求:“反正你也不是真的喜歡他,你就把他還給我吧!”可是院花不願意放棄這個炫耀自己美麗的機會,她執意不肯。兩個女生之間的點火越燒越烈。終於有一天,當宿舍裡隻有她們兩個人的時候,發生瞭一場大的爭執。被搶瞭男友的女生氣急敗壞,從院花的筆筒裡拔出瞭一支鉛筆,鋒利的筆尖狠狠地向著院花戳瞭過去。院花猝不及防,被刺中瞭胸膛,血流如註。行兇的女生害怕瞭,她尖叫著跑瞭出去,卻沒有打120。可憐的院花一個人在宿舍裡痛苦地掙紮著。在掙紮的過程中,她打碎瞭桌上的淡紫色筆筒,那些碎片和她的血混合到瞭一起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們沒有看到,真是太可怕瞭!”雷夢講到這裡的時候還是心有餘悸,“當我們回到宿舍的時候,地上全都是血。院花臉色慘白地倒在地上,身體扭曲得不像樣子。最可怕的是那個筆筒,居然在院花的身上發出瞭熒熒的光,像鬼火似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這麼說來……我的筆筒是院花的遺物瞭?”章冰顫抖著問。
                雷夢點點頭:“不僅僅如此,它還是被下瞭詛咒的遺物。無論是誰拿到瞭這個筆筒,都會接連遇見詭異的事,直到死去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章冰嚇得臉都白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雷夢,你說得也太玄瞭吧?”段霓雪接口道,“就算章冰拿到的就是當年院花的遺物,那也不至於會死人吧?不要把事情看得這麼嚴重好不好?”雷夢“嘿嘿”地笑瞭起來:“沒錯,事情也沒有那麼危險。隻要這個筆筒不‘激活’,這一切就都不會靈驗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怎麼才算是激活呢?”章冰急忙問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打碎它,就算是激活瞭。隻要你好好地保護它不被打碎,那就不會出事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聽完瞭雷夢的話,三個女生都尖叫起來瞭,尤其是段霓雪,她後悔至極,剛剛她失手把筆筒打碎瞭啊!章冰怨恨的目光掃向瞭段霓雪。段霓雪心裡害怕,可是嘴上還硬著:“你們別相信雷夢的話!她這個人平時就神神秘秘的,說的話根本就沒有依據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雷夢冷笑瞭起來:“你們可以不相信我,但是……呵呵,讓我們走著瞧吧。”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筒生共死

            來歷不明的禮物   漂亮的女孩在過生日的時候總會收到各種各樣的驚喜。今天,是章冰的生日,在眾多的禮物之中她發現瞭一個沒有署名的精致盒子,裡面有一隻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墻縫裡的人

            劉忠祥在國外居住多年,老瞭,想落葉歸根,回國來居住。於是托人在傢鄉建瞭一棟別墅,在別墅建成以後,他攜一傢老小回到傢鄉,在村民們的熱烈歡迎下,一傢人喜氣洋洋地住進瞭別墅。住進別墅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小心身後

            我承認這是一個沒有主角的故事,我承認這是一個毫無文采的故事,我承認這是一個隻配叫黑段子的故事,我承認這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手寫的故事。但是,我保證這是一個毛骨悚然的故事,我保證這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插圖裡的女鬼

            我很喜歡探險,經常穿梭在各個城市、鄉村、山林和荒漠。而且,我是個典型的唯心主義者,這輩子最大的理想,就是能真正探索到靈異世界裡的秘密。這次我來到的地方,是一片叢林,非常大非常大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兇宅出售

            1.有間兇宅各個房間轉瞭一圈後,我和女友都很滿意。我對領我們看房的中介說:“衛生間陰森森的,感覺不太好;而且價格也太高瞭。”中介老陳三十來歲,一臉誠懇。

            2020-06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