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jqwmq'><strong id='jqwm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jqwmq'></span>
      <dl id='jqwmq'></dl>

      <i id='jqwmq'><div id='jqwmq'><ins id='jqwm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jqwmq'><strong id='jqwmq'></strong><small id='jqwmq'></small><button id='jqwmq'></button><li id='jqwmq'><noscript id='jqwmq'><big id='jqwmq'></big><dt id='jqwm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qwmq'><table id='jqwmq'><blockquote id='jqwmq'><tbody id='jqwm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qwmq'></u><kbd id='jqwmq'><kbd id='jqwmq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jqwmq'></i>

      3. <ins id='jqwmq'></ins><fieldset id='jqwmq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jqwmq'><em id='jqwmq'></em><td id='jqwmq'><div id='jqwm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qwmq'><big id='jqwmq'><big id='jqwmq'></big><legend id='jqwm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頭七夜遇到大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6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国产黄页不收费_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

            高三的日子刻板又略顯枯燥,但是我今天要講的,是高三的一個尋常的周六發生的不尋常的駭人聽聞的事情,這件事情至今同別人聊起來,大傢還是半信半疑。

            高三與高一高二最直觀的不同就是從上五休二變成瞭上六休一。原本周五下午上完最後一節課就可以崩騰的趕回傢。到瞭高三之後,便隻能是在周六晚上十點半上完晚自習才能收拾書包走人,令人悲催的學校生活呀!

            上個禮拜學校五一補課,所以沒有回傢,在學校度過瞭一個星期。

            恰逢這周舉行二模,專心備考,也就沒跟傢裡通電話,傢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在忙,也沒有打電話過問我這周的情況,所以這周回傢的心更加按捺不住。

            好不容易苦苦熬到十點半的鈴聲響起來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收拾完書包,凌波微步般穿梭至自行車棚,踏上我心愛的捷安特,沖著還亮著燈的教室豎起一根中指“點贊”,剛放下手指,教學樓剛剛還亮堂堂的教室,“噌”突然一下全關瞭燈,大概是樓管大爺關瞭總閘吧。

            孤佇的教學樓,在黑夜裡看起來竟有些陰森。

            我的高中坐落在市中心,而我傢是在郊區,這也解釋瞭為什麼我一下課就第一個沖出教室去。

            我兩腳蹬得飛快,可以說是一路馬不停蹄,直奔目的地。要說今天也是奇怪,以往周六晚上回傢,雖然也都比較晚,但是馬路上還能不時看到幾個同樣在趕路的身影,今天卻是真正的空無一人,整條馬路似乎被我承包瞭一樣,空曠的環境時不時有稍感冷峻的夜風吹來,穿著單衣的我不禁打瞭幾個寒顫。

            “咔哧”,突然車座下面傳來一聲刺耳的聲音,我預感不妙,腳踏子沒辦法再虎虎生風瞭——自行車鏈條壞瞭。無奈下車,檢查瞭一下鏈條。心裡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,完瞭,果然欲速則不達,鏈條斷掉瞭,這下子是沒辦法繼續騎著我捷安特奔馳瞭。

            我無奈嘆瞭一口氣,低頭看瞭一眼手表,心裡不由的大驚,都已經快十一點瞭。我抬頭望瞭一下遠處的路,好在也沒剩幾裡路瞭。環顧一下四周,因為已經是深夜,又在郊區,用荒無人煙這個詞來形容一點不為過,非常的貼切,空氣靜謐到能聽到路邊小溝裡青蛙蛐蛐的叫聲。

            四周安靜地可怕,依靠太陽能電池板供電的路燈此時燈光也十分微弱。昏暗的黃色燈光下,我隻好硬著頭皮,推著自行車朝著傢的方向一路小跑,周圍時不時一陣涼風吹過,心裡也不禁有點瘆得慌,腳步也不受控制地加快起來。

            小跑瞭十幾分鐘,終於到瞭我傢所在的那條馬路的路口,我深深呼瞭一口氣,不安的心神也瞬間平復下來,於是從小跑變成瞭慢走,畢竟跑瞭十幾分鐘也實在是體力透支瞭,在這麼奔跑折騰下去,沒準會斷氣。

            我一邊走一邊哼起小曲兒,也是為瞭給自己壯壯膽,畢竟隻有自己一個人。才剛走瞭幾十步,就發現在我不遠處慢慢的走過來一個人影,身影佝僂,看起來應該是位老人。我有些惴惴不安,這麼晚,這條小路上怎麼還會有人?而且那個身影看上去也似曾相識,越是走近,熟悉的感覺就愈發的強烈。

            於是我便開始的放慢瞭腳步,但是仍然慢步前行。走近瞭,才發現,原來不是別人,正是我同村的大爺爺。大爺爺跟我爺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。

            我這才松瞭一口氣,跟大爺爺打起招呼:“大爺爺,這麼大晚上,您怎麼在路上,還不回傢啊?”

            大爺爺聽到我跟他打招呼,便加快步子走過來說:“啊原來是康康(我的小名)啊,我沒事幹,就到處逛逛,到處看看。你這是,放假回來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是啊,這不今兒周六,下瞭晚自習我就趕回來瞭,倒黴,自行車半路上壞瞭,推回來的。”我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“噢,對瞭。”大爺爺好像想到什麼事情,從兜裡掏出五十塊錢和一根煙鬥,交給我說:“這個煙鬥和五十塊錢啊,你回去幫我給你爺爺,煙鬥是我以前不小心弄壞瞭他的,給他重新買瞭一根,這五十塊錢是我上個月問他借的,一直沒有還給他,你記得幫我還給他。”

            “噢噢好,那我明天早上起來就拿給我爺爺。”我一邊答應著一邊把煙鬥和五十塊錢裝進書包裡。

            “行,康康,你趕緊回傢吧,這麼晚瞭,我再晃一會兒。”大爺爺說完轉身就繼續沿著小路往前走瞭。

            雖然不知道這麼大晚上的,大爺爺還在街上遊蕩著做什麼,但我沒有多問,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數秒後,我立馬背上書包也就繼續推著車往傢裡走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後,我就拿著臉盆毛巾在廁所裡洗漱。

            刷牙刷著刷著,突然想起瞭昨天晚上大爺爺吩咐我的事情,我從房間裡把書包拿到爺爺房間,準備把昨天大爺爺交給我的東西拿給爺爺,順便說起昨晚的事。

            爺爺聽完,突然從躺椅上噌一下站起來,整個人驚呆在那裡,結結巴巴地說到:“什……什麼,你……你說你看到你大爺爺瞭?!他……他上個禮拜走瞭!”

            “走?什麼走瞭!大爺爺還好好的呢!”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,接過爺爺的話就說道。

            爺爺著急的捶瞭我腦袋一下,說道:“就是去世瞭!”

            什麼?我的腦袋嗡一下,一片空白。不可能呀!昨天晚上我還看到大爺爺的。

            愣瞭十幾秒後,我趕緊拉開書包,拿出昨天大爺爺昨晚交給我的東西。煙鬥確實是一把煙鬥,不過卻是爺爺被大爺爺弄壞的那個,而那五十塊錢,赫然是一張新印的冥幣。

            聽爺爺說,大爺爺是上個星期去世的。

            而我回傢的那天,周六,正是大爺爺的頭七。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筒生共死

          來歷不明的禮物   漂亮的女孩在過生日的時候總會收到各種各樣的驚喜。今天,是章冰的生日,在眾多的禮物之中她發現瞭一個沒有署名的精致盒子,裡面有一隻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墻縫裡的人

          劉忠祥在國外居住多年,老瞭,想落葉歸根,回國來居住。於是托人在傢鄉建瞭一棟別墅,在別墅建成以後,他攜一傢老小回到傢鄉,在村民們的熱烈歡迎下,一傢人喜氣洋洋地住進瞭別墅。住進別墅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小心身後

          我承認這是一個沒有主角的故事,我承認這是一個毫無文采的故事,我承認這是一個隻配叫黑段子的故事,我承認這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手寫的故事。但是,我保證這是一個毛骨悚然的故事,我保證這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插圖裡的女鬼

          我很喜歡探險,經常穿梭在各個城市、鄉村、山林和荒漠。而且,我是個典型的唯心主義者,這輩子最大的理想,就是能真正探索到靈異世界裡的秘密。這次我來到的地方,是一片叢林,非常大非常大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兇宅出售

          1.有間兇宅各個房間轉瞭一圈後,我和女友都很滿意。我對領我們看房的中介說:“衛生間陰森森的,感覺不太好;而且價格也太高瞭。”中介老陳三十來歲,一臉誠懇。

          2020-06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