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o48b'></dl>

    <i id='o48b'><div id='o48b'><ins id='o48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acronym id='o48b'><em id='o48b'></em><td id='o48b'><div id='o48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48b'><big id='o48b'><big id='o48b'></big><legend id='o48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span id='o48b'></span><fieldset id='o48b'></fieldset><ins id='o48b'></ins>

    2. <i id='o48b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o48b'><strong id='o48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o48b'><strong id='o48b'></strong><small id='o48b'></small><button id='o48b'></button><li id='o48b'><noscript id='o48b'><big id='o48b'></big><dt id='o48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48b'><table id='o48b'><blockquote id='o48b'><tbody id='o48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48b'></u><kbd id='o48b'><kbd id='o48b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我的雙眼見到鬼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国产黄页不收费_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

            引子:唐代有一醫者,著有《本草拾遺》一書,書中有一‘見鬼’的蔡方。說的是人如果生吞烏鴉、夜鶯之類的禽鳥,或者喝它們的生血吞它們的生蛋,再有就是把這兩種鳥類的生血和在一起,抹在人的兩眼上,這個人就無論在白天還是晚上都能見到鬼。但如果這樣做瞭,就會終生見到鬼。

            當然,很少有人敢去嘗試。因為天天見到鬼,早晚會被嚇死,就是不被嚇死,精神肯定也會出問題。

            本文的主人公就是知道這一劑蔡方後,被同鄉作弄,將鴉血抹在雙眼上,結果……

            清明節到瞭,蔡志恒早就盤算著回鄉下去祭祖。來深圳已經三年,工作還算順利,不但在同一傢工廠找一個女友,前幾天老板又給瞭一提升的機會,志恒覺得該是自己大展宏圖的時候瞭。可三年來還沒回過老傢探過親。這次回去一是看望年邁的父母,二是拜祭祖先,求祖先保佑自己一切順利。與同鄉朝暉和靜宇一商量,兩個人都有此意。四月初,三人向各自工廠的老板請瞭假,買完車票,結伴連夜趕往瞭遠方的鄉下。

            志恒與朝暉、靜宇三人是同鄉,又是高中同學,畢業後三人一起去深圳打工。由於深圳的工作節奏,他們兩個也都三年沒回去過。志恒一提議,另外兩個人立刻響應。

            趕瞭一天一夜的火車,又換乘汽車,最後是步行。第二天傍晚,總算是回到瞭闊別已久的小山村。傢鄉的變化不大,傢傢戶戶的土坯房仍低矮陳舊,村裡人的生活仍顯得貧窮落後。為瞭省錢,很多傢根本就不點電燈。天已經蒙蒙黑瞭,可村子裡隻有星星點點的燈火,四周漆黑一片,遠處的狗傳來陣陣叫聲。

            親人相聚,自別有一番滋味。與父母敘到深夜,志恒方才睡去。可夜半卻做瞭一奇怪的夢,他夢到已死去的爺爺衣衫襤褸的站在眼前,冷冷的看著他,醒來後卻是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拜會瞭一些鄉裡鄉親。晚上志恒朝暉三人又與童時的夥伴聚到一起,感嘆時光的流逝,人生的變化。幾瓶酒下去後,氣氛活躍起來。大傢聊完深圳的工作生活,又談起來早些年村裡鬧鬼的事,而且現在鄉人還是迷信這些。志恒忽然想起昨晚的夢,但在深圳這樣的現代都市生活瞭三年,對於這些鬼怪之類的事早已經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  一個叫柱子的同村人聊起瞭早些年村裡人都知道的能見到鬼的傳說,大傢你一句,我一句的亂蹌蹌。很多人認定鬼絕對是有的,隻有志恒、靜宇兩個人認為世間根本就沒有什麼鬼存在,都是瞎說,嚇唬人的。

            或許是喝多酒的緣故,柱子提議如果志恒認為沒有鬼的話,就驗證一下。在志恒的眼睛抹上烏鴉的血,看看到底能不能見到鬼。而且烏鴉是現成瞭,昨天他才打瞭一隻,至於夜鶯今晚他去弄。志恒喝的最多,借著酒勁,一口把這個打賭接瞭下來。靜宇到是為志恒有些擔心,但既然不信,也就沒說什麼。

            最後眾人商定,明天一早,在志恒他們祭祖的時候,就把那兩樣禽鳥的血抹在志恒的眼睛上。

            鄉下人所說的祭祖,其實就是上墳。因為在農村,雖然實行瞭火葬,但火化後還是把親人的骨灰帶回來埋到自傢的墳場裡面。每到年節,燒些紙錢什麼的拜祭一下。給死去的親人,也是給自己一個安慰。由於地處偏僻,這種風俗到現在也沒有人管,一直延續著。

            村裡人的墳場就在村後面的一個荒山上,山上長滿瞭雜草灌木,雜草叢中到處都是墳塚,經常去燒紙的人會把自傢墳墓上的雜草拔一拔。搬走的、不經常去的就那麼荒蕪著。

            清明正日,天空下起瞭小雨。志恒一早帶著準備好的祭禮,穿上雨衣向後山走去。

            走到半路卻遇到瞭柱子還有另一同鄉,倆人鬼鬼祟祟的截住瞭他。柱子手裡拿著一瓶子,裡面裝著黑紅色的東西。志恒猛讓想起瞭昨晚的打賭。自己本當是玩笑,哪成想柱子卻來真的瞭。

            柱子一邊笑著一邊問道:咋地?昨晚說的話算不算數啊?

            志恒根本就不相信有鬼神一說,又是大白天,心想,一個謠傳,有啥可怕的。就笑著說道:來吧,抹上吧,我到真想看看鬼是啥樣子的。

            倆人真的就動手把烏鴉和夜鶯的血抹在志恒的眼睛上。開始時志恒覺得雙眼有些辛辣,再次睜開,到沒有什麼。於是笑瞭笑,繞開二人繼續奔後山走去。

            雨中的後山崗,簫煞清冷,墳墓累累。走瞭半天,也不見有一個拜祭的人。雨淅淅瀝瀝的下著。志恒一邊捂著雨衣裡面的祭禮,一邊張目尋找著自傢的墳地。突然,在志恒身前的一處灌木叢中,猛的出現瞭一張恐怖的人臉,這是一張五官異常突駭的臉。青藍色的面部,一隻眼睛是空洞,一隻眼睛崩塌。空洞的眼眶中不時有蛆蟲爬動。崩塌的眼睛中往外流著血。頭發稀少而且上面全是黃土和泥巴。沒有鼻子,鼻子處隻有兩個小孔。嘴卻特別大,血紅血紅的。和青藍色的臉相映分明。這張臉就象掛在那一樣,不見身體。

            一看到這張鬼臉,志恒頓時嚇的魂飛魄散。他扔下祭品,轉身想跑,可兩腿開始發軟,不聽使喚。就在這時,周圍的荒墳中不斷冒出一張張鬼臉,張張猙獰可怖。志恒呆呆的站在那裡瞭,瞪大著眼睛,恐怖的望著周圍的一切,此時,他的眼中到處都是鬼。

            志恒忍不住大聲叫喊,用盡全身的力氣回身就跑。可雜草叢中好象有什麼東西抓住瞭他的腳,他一邊大叫,一邊拼命的掙脫向山下跑去。

            剛跑到山下,就遇到瞭上山拜祭的朝暉和靜宇。兩個人看到志恒驚駭的樣子,截住後問他發生瞭什麼事情?志恒驚魂未定,撕聲喊道:‘鬼、鬼、有鬼。'

            回到傢志恒隻是簡單的對父母說瞭聲:工廠有事。就拾起行李,匆忙的與靜宇朝暉踏上瞭反程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列車上,志恒一言不發。兩眼總是楞楞的發呆,一副神不首舍的樣子。那天在墳場發生的事朝暉靜宇兩個人都知道,讓他們驚訝的是這世界上真的有鬼,而且志恒在抹上鴉血後真的見到瞭。

            兩個人都為志恒擔心起來,因為傳種說中隻要一次見到鬼,就須終生見到鬼,沒有可以補救的藥。朝暉開始埋怨志恒不該那樣沖動,酒後的一個打賭何必那麼認真。靜宇到是大罵柱子,分明在害人。太缺德瞭。倆人都為志恒忿忿不平。

            午夜1點,硬座車廂裡的人大多都睡瞭。隻有朝暉三個人靜靜的坐在座位上,想著這離奇的事。突然,志恒的眼神直直的望向前方,面部開始恐怖,身體也哆嗦起來。他看到一個鬼魂,正打開車廂的門,悄然的飄到在他前面不遠處一個乘客的身後。忽然鬼魂轉過身對著志恒詭異的笑瞭笑。志恒驚恐的用手指指著那個旅客,想喊,嘴裡卻發不出半點聲音來。鬼魂飄進那名旅客的身體後不動瞭。

            志恒的眼中,現在隻看到這個人的軀體和身軀裡面的鬼魂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到達深圳下車的時候,志恒的眼睛始終盯著這個人和附在他身上的鬼魂。火車站的前面是一條寬敞的馬路,馬路上車水馬龍。志恒尾隨著那個人走出車站,就在他們要穿越馬路,剛走出兩步的時候,他突然看到走在前面的那個人,被附在他身上的鬼魂猛的推瞭一下,隨著一聲巨響和一陣剎車聲,那個人被一輛急馳而過的汽車撞飛出去好遠,砸到另一輛車封擋玻璃上,大半個身子鑲瞭進去,露在外面的腿登瞭兩下,就不動瞭。暗紅色的血順著車身慢慢的流瞭下來。這時,志恒看到鬼魂從屍體中拖出那個人的靈魂,向遠方飄去。

            至此,志恒每天見到鬼。三個月後,在一深夜,他自殺瞭。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脫下我的皮

          死亡的顏色  “好美!”夏蘇蘇一邊把一滴油彩滴到盤子中已經開始開始變換色彩的牛奶裡,一邊感嘆說。  新的油彩一化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路遇野鬼

          小娟加班到深夜,拖著疲憊不堪身體往傢裡走的時候,忽然發現自己好像被跟蹤瞭一樣,回頭一看嚇壞瞭,一個飄飄呼呼的東西在遊蕩著,好像沒有腳一樣。天啊,這是什麼東西?小娟臉都白瞭,著急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女神的心思

          最近,李衛東喜歡上瞭女神小花。為瞭贏得小花的芳心,小花生日這天,他約小花去瞭遊樂園。到瞭遊樂園,小花非但不高興,反而滿腹怒氣地說:“你能不能成熟一點兒,遊樂園是小孩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繼父送我的洋娃娃

          我爸爸在我小學2年級時便意外去世瞭,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我和媽媽相依為命。爸爸不在的這些年來媽媽一直含辛茹苦把我養大,所以我便努力學習,考試常常名列前茅。有天,我考獲全校第一名回傢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東方之星遊輪之禍

          貝拉和妻子安妮是一對幸福的新婚夫妻,新婚蜜月他們商議怎麼過。安妮一直很羨慕有錢人的生活,想趁著蜜月好好享受一番。安妮躺在丈夫的懷裡撒嬌說:“親愛的貝拉,你知道有一艘

          2020-05-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