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r078n'></i>
    <ins id='r078n'></ins>

  • <dl id='r078n'></dl>

    <i id='r078n'><div id='r078n'><ins id='r078n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tr id='r078n'><strong id='r078n'></strong><small id='r078n'></small><button id='r078n'></button><li id='r078n'><noscript id='r078n'><big id='r078n'></big><dt id='r078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078n'><table id='r078n'><blockquote id='r078n'><tbody id='r078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078n'></u><kbd id='r078n'><kbd id='r078n'></kbd></kbd>
    2. <acronym id='r078n'><em id='r078n'></em><td id='r078n'><div id='r078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078n'><big id='r078n'><big id='r078n'></big><legend id='r078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r078n'></fieldset>
        <span id='r078n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r078n'><strong id='r078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不死的老伯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免费国产黄页不收费_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_免费国产久久拍久久爱

            劉倩啊,今天可是七夕情人節啊,怎麼不出去約會啊!老館長看到殯儀館美容師劉倩大晚上的還跑回來加班,好奇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哦,館長,你也在啊,我手上還有幾個急需處理的 屍體,傢屬催的比較厲害,所以就趕回來加班瞭,老館長,你也一個人啊?劉倩急忙將話題轉到瞭老館長,可是話一出口,立馬覺得自己失言瞭。

            我啊,都一大把年紀瞭,老伴死得早,殯儀館就是我的傢,哪像你們年輕人啊,不過做這行對你們女孩子來說,的確是太委屈瞭,我去溜達溜達瞭。老館長哼著戲曲的腔調緩緩的走瞭。

            劉倩一邊整理著屍體,一邊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情,相戀瞭一年多的男友吳勇,今晚約好瞭見他的父母,本來一切都是進展的挺順利的,沒想到當對方父母問道自己是幹什麼的時候,劉倩真恨自己當時沒長大腦,就直接說瞭自己殯儀館的美容師,原本融洽的氛圍頓時遭遇瞭冰點,結果也是可想而知的,吹瞭。

            都是被你們害的啊!劉倩帶著一絲埋怨的語氣,對著面前的屍體說道,那是一位上瞭年紀的老人,是自然死亡。

            也不知是長時間的工作,還是因為燈光的原因,有那麼一瞬間,劉倩突然發現那具屍體的眼睛好像是睜開瞭一下,啊!劉倩嚇得禁不住的後退瞭一下,許久,那具屍體並沒有什麼反應,劉倩緊張的往前走去,發現屍體的眼睛並沒有睜開,心想真是自己嚇自己,可能是太累瞭,出現瞭幻覺吧!

            啊!你是誰啊?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啊?夢裡的劉倩,發現自己正走在一條大路上,可是似乎後面好像有人在一直跟著她,便好奇的立即轉過身問道。

            沒想到對方竟然帶著一個面具,你,你,你到底是誰啊?劉倩有些哆嗦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那人慢慢的摘下瞭面具,嘻嘻,還記得我嗎?

            啊!劉倩嚇得立馬從夢裡醒瞭過來,真是太可怕瞭,竟然會夢到晚上整理的那個屍體的老伯,哎!沒辦法,可能是夜有所思,夜有所夢吧!做這行的天天要和屍體打交道,免不瞭要做噩夢,劉倩也想過把這個工作給辭瞭,可是要知道啊,大城市裡,好工作哪裡那麼容易找到啊!殯儀館的這份工作雖然不怎麼體面,但是待遇確實十分的豐厚的,而且自己老傢還有上學的弟弟妹妹,劉倩也是沒有辦法啊,本來和男友商量好的,一旦見過父母談妥後,會將劉倩也調進一傢銀行裡上班,可現在都是泡影瞭。

            哎!公交車怎麼還沒來啊,大城市的交通就是這樣的,半天都等不來一輛車,就算好不容易來瞭輛車,還是人山人海的,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          劉倩正在嘆息之間,忽然發現對面大街出現瞭一個熟悉的面孔,對!就是那個老伯,劉倩嚇得冷汗直流,這大白天的難道還撞鬼瞭,隻見那個老伯正笑嘻嘻的盯著自己,慢慢走過瞭馬路向自己走來,劉倩嚇得後退著,突然間,砰!對面的一輛公交車突然駛來,立馬撞向瞭那個老伯,還橫生生的壓瞭過去,劉倩禁不住好奇的朝那邊望瞭望,卻發現一個人影都沒有,哎!可能是太累瞭,幻覺,幻覺!劉倩不斷的暗示著自己。

            你好,劉小姐啊!你終於來瞭,事情辦得怎麼樣瞭?是那位大伯的女兒,見到劉倩急切的問道,親戚朋友們都從外面趕瞭回來,所以一定要辦得體面些,麻煩你瞭。那位大伯的女兒還往劉倩手裡塞瞭一個紅包,這行的規矩都是這樣的,沒有人會拿死人當回事兒,完全是子孫們越講究,美容師也會多用點心。

            張小姐,你放心,我一定將您父親的妝畫得和生前一眼樣。說完,劉倩便急忙的跑進瞭化妝室,當白佈遮蓋下的屍體的面容出現自己的面前時,劉倩終於緩瞭口氣,還好,還好隻是幻覺。

            小姐和一些親戚瞻仰瞭那位大伯的面容後,屍體也被火化掉瞭,結束瞭!劉倩說的不光是這一單生意結束瞭,這個面孔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瞭,安慰著自己不要再自己嚇自己瞭。

            小姐,你要理什麼樣的發型啊?理發店裡的理發師對發愣的劉倩問道。

            不是,是幻覺!一定是幻覺!劉倩安慰著自己,鏡子裡竟然出現瞭那個老伯的身影,還是一如既往的朝自己微笑,忽然間卻用剪刀插向瞭自己,鮮血頓時流瞭一地。

            鬼,鬼啊,你看看,你看看啊,血,到處都是血啊!劉倩終於忍不住的咆哮道,發瞭瘋似的往外跑。

            理發店裡的一位客人氣憤道,哼,什麼人啊,我不就染瞭個白發嘛,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?什麼人啊,沒素質!

            劉倩驚恐的跑在大街上,恐懼的望著周圍的環境,啊!快看啊!突然間,旁邊傳來瞭喧鬧聲,還聚集瞭一群人,正望著一棟大樓的樓頂。

            樓頂上竟然站著一個人,是位年輕的小夥子,可能是想不開,竟然選擇瞭跳樓。

            隨著轟動一聲,那位小夥子跳瞭下來,頓時場景慘無人睹,劉倩不禁望瞭一眼,那具已經是屍體的面容竟然帶著詭異的微笑,更加讓人驚訝的是,那副熟悉的面孔,是那位大伯的面孔。

            啊!鬼啊!鬼啊!劉倩的精神幾乎快要崩潰瞭,她不斷地奔跑著,想甩掉那個一直糾纏自己的魔鬼。

            啊!姐姐,你撞到我瞭。劉倩發瞭瘋的跑著,卻沒想到撞到瞭一個小男孩,哦,對不起啊,小弟弟,你有沒有事啊?劉倩停下瞭腳步,扶起瞭被撞到的小弟弟,拍瞭拍他身上的灰。

            姐姐,給你的!沒想到小男孩竟然從口袋裡拿出瞭一封信遞給劉倩。

            隻見上面寫道,獻給我的未婚妻!劉倩頓時大喜,難道是吳勇想給自己一個驚喜,雖然他的父母反對,不過他還是愛自己,忘不瞭自己,劉倩別提多高興瞭,好瞭,謝謝你啊,小弟弟!

            劉倩迅速的拆開瞭那封信,隻見上面寫道,我嘴笨,平時也不會說話,隻會傻笑,越看越高興,劉倩想,現在才知道啊,在一起一年多,都沒說過幾次我愛你。

            上面接著寫道,我一直想找個伴陪我,我覺得你是最合適的瞭,我將為你舉行最好的迎婚儀式,看到這裡,劉倩的心裡像是吃瞭蜜一樣甜。

            嗤!的一聲,忽然前方不知何時急速駛來一輛敞篷汽車,當看清上面的新郎,劉倩的心再次像是掉進瞭冰窟裡,那位大伯穿著新郎的禮服,手捧鮮花,對他傻笑著。

            砰!汽車毫不猶豫的撞向瞭劉倩,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,劉倩放佛突然明白瞭什麼。

            快來看啊,這人走麼突然暈倒瞭啊,快叫救護車啊!望著暈倒的劉倩,路人紛紛打電話叫救護車,不過一切都已經晚瞭。

            那輛迎婚的汽車上,手捧鮮花偎依在大伯肩膀上的新娘真是帶著詭異微笑的劉倩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脫下我的皮

            死亡的顏色  “好美!”夏蘇蘇一邊把一滴油彩滴到盤子中已經開始開始變換色彩的牛奶裡,一邊感嘆說。  新的油彩一化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路遇野鬼

            小娟加班到深夜,拖著疲憊不堪身體往傢裡走的時候,忽然發現自己好像被跟蹤瞭一樣,回頭一看嚇壞瞭,一個飄飄呼呼的東西在遊蕩著,好像沒有腳一樣。天啊,這是什麼東西?小娟臉都白瞭,著急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女神的心思

            最近,李衛東喜歡上瞭女神小花。為瞭贏得小花的芳心,小花生日這天,他約小花去瞭遊樂園。到瞭遊樂園,小花非但不高興,反而滿腹怒氣地說:“你能不能成熟一點兒,遊樂園是小孩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繼父送我的洋娃娃

            我爸爸在我小學2年級時便意外去世瞭,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我和媽媽相依為命。爸爸不在的這些年來媽媽一直含辛茹苦把我養大,所以我便努力學習,考試常常名列前茅。有天,我考獲全校第一名回傢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東方之星遊輪之禍

            貝拉和妻子安妮是一對幸福的新婚夫妻,新婚蜜月他們商議怎麼過。安妮一直很羨慕有錢人的生活,想趁著蜜月好好享受一番。安妮躺在丈夫的懷裡撒嬌說:“親愛的貝拉,你知道有一艘

            2020-05-26